正文 (花样+网王)月色清浅第1部分阅读

小说:(花样+网王)月色清浅| 作者:未知| 类别:bet36体育在线投_bet36最新备用平台_bet36体育在线平台言情

????(花样+网王)月色清浅 作者:霁月无风

????第一章

????四月,漫天的樱花飞舞着,用尽力气展示出最后的绚烂,风轻轻的,带着暖阳的芬芳,多么美好的天气,适合睡觉偷懒的日子,前提是如果没有那些隐隐传来的喧哗声的话。

????“那边,她向那边跑了!”

????“快追啊,别让她逃了……”

????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明明还是在上课的时间,真是一群闲得无聊的人呐。

????靠坐在树下的女孩懒懒地睁开了眼,像天空般澄澈的翦翦水眸泛着清冷的光芒。貌似她自己也是闲得无聊才旷课出来睡觉的,并无资格指责他们热衷的整人游戏。

????似乎不早了呢,该去冰帝接人了,今天是小晨第一天上学,要好好庆祝一下。少□雅地起身,洁白娇嫩的纤纤玉手抚平裙上的皱褶,戴上大大的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睛,然后便潇洒的头也不回地朝停车场走去,至于剩下的课嘛,反正上不上都没差,只要考试能过就行。这也是她选择高中入读英德的原因,只有修满学分,学校并不是很在乎学生的出勤率。

????于是某姓栖川名浅月的少女华丽丽地跷课了……

????还没靠近停车场,刚刚打扰她睡眠质量的嘈杂声音又出现了,众人的起哄声中夹杂着少女声嘶力竭的辱骂。偶尔一两句飘进耳,像什么“你们这群该死的有钱人,我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死后还要下地狱……”等等。

????转过弯,就见到停车场旁偌大的空地被一群少爷小姐们团团占据,透过间隙看见一个全身被污水淋透、身上还沾满面粉、碎掉的鸡蛋等的狼狈少女披头散发地跌坐在地上,只余一双黑亮的大眼不服输地狠狠地瞪着,一边不停地叫骂着“寄生虫”、“猪头四”之类的,而那群大少爷大小姐们正扔得不亦乐乎,她骂得越狠,挣扎得越厉害,他们就玩得越开心。

????真是个不聪明的人啊,一点都看不清眼前的形式,面对悬殊的局面,没有力量的弱小咒骂只不过加剧自己的灾难而已。

????浅月视若无睹地走过去,欺负平民是这所贵族学校的传统好戏,她一点兴趣也没有,至于充当救世主的善良仙女形象,抱歉,她也丝毫不感兴趣。对于她来说,只有在乎的人才能获得她的关心,才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来关心闲杂人等呢。

????走向属于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正要坐上去,一声凄厉的尖叫刺破她的耳膜,终于换来浅月的一点点微末的好奇心。

????“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我牧野杉菜是不会屈服的!!!”

????牧野杉菜啊,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了,剧情开始了呀。

????坐上驾驶座,踩上油门,银白色的兰博基尼化作一道白光般冲了出去,嘛,在这个世界呆得太久,剧情什么的都快忘光了,即使现在在她眼前女主角正倾情演出,也唤不起浅月一丝兴致。

????牧野杉菜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个路人甲而已,因为她早已将这个花样男子和网王混合的漫画世界当成真实的世界,只因她活生生地存在着,并且有了最挚爱的家人。而上一世,于她宛如噩梦。

????车子开出学校,上了公路,浅月冰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芒,有多久不曾想起前世了呢,如果不是那个童话故事的女主角突兀地出现并提醒了她,都快完全遗忘了。

????童年富足的生活,在她六岁时被打破,爸爸因公司破产欠下一大堆债无法偿还而跳楼自杀,妈妈将她丢在孤儿院门口一去不回,她从清晨等到天黑,始终等不回妈妈的身影。之后院长妈妈发现了她,将她领到屋里,从此开始在孤儿院生活直到长大,那时起,她便知道自己没有了软弱享乐的资格,努力地学习一切,用最少的资源尽力学习更多的本事。

????十七岁,别的十七年纪的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她已经靠自己的能力搬出了孤儿院,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很小,却是六岁后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二十一岁,冰冷的她第一次爱上了一个人,那个拥有阳光般笑容的男子——沈若瀚,对亲情绝望的她,将所以的感情都放在他身上,他就是她的全世界。身处黑暗的冷情女子,爱上一个被阳光沐浴的王子,执着、热烈,冰封了十五年的感情,像终于找到了出口,以他为世界的中点,倾尽所有。

????二十四岁,那个热烈的夏天,一切的幸福戛然而止。爱情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那么牢不可破,当虚伪的谎言被生生撕裂,爱人的出轨,挚友的背叛,颠覆了幸福的假象,她的生命也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像扑火的飞蛾,身陷火海,消逝……

????人啊,是最温柔也是最狠毒的动物,谁也不知道温柔的表象下隐藏着怎样致命的毒。飞奔而出撞上迎面而来的卡车的时候,最后一滴泪滑落,划下这一世的句点。

????如果还有来世,不想再碰触爱情。会站得远远的,不靠近,不悲伤。

????…………

????红灯,刹车,等待。

????绿灯,启动,快速超越挡在前面的公车,快到冰帝了。

????小晨。

????小晨,是她最爱的弟弟,两世的亲情都给了他。比起弟弟,小晨更像她的儿子。

????开始只是为了报答这一世妈妈给她的爱。

????是的,她是没有喝孟婆汤而转世投胎的人,带着痛苦的记忆。如果可以选择,她会毫不犹豫地喝掉十碗孟婆汤,将前世忘得干干净净。

????前世,妈妈将她丢在孤儿院门口,一去不回。

????这一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妈妈不顾自身的安危,以生命为赌注生下了她,幸好,母女均安,爸爸栖川安彦爱女若宝,因为她有一双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天空色眼睛。一家三口幸福甜蜜。

????浅月九岁的时候,妈妈意外怀孕,不顾爸爸和医生的劝阻,执意要生下孩子,以为奇迹会再一次降临。

????可是,上天总看不过人间太过完美,又一个夏天的破晓,弟弟出生了,妈妈却永远闭上了美丽的天空色眼睛,来不及看一眼用生命换来的小儿,也来不及再听一声她悲戚的呼唤。

????幸福的家庭破碎了,再不完整。

????爸爸连一眼都没看刚出生的儿子,办完丧事后一个人离开了家,一年后才回来。

????家里同时失去了爸爸妈妈,只留下眼神悲悯的老管家和佣人。如果是普通的十岁女孩可能会悲伤惊慌得不知所措,但是她,栖川浅月,拥有前世二十四年记忆的栖川浅月。

????拒绝了雅子阿姨的好意,浅月固执地留在家里,吩咐管家替她办了退学手续,一心一意照顾一出世就没有父母疼爱的弟弟,晓晨,是她取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像早晨的太阳一样,冲破黑暗,拥抱光明。

????她会替给她全世界爱与宠溺的妈妈好好地爱他,如果小晨注定得不到父爱母爱,她会给他全世界最深的爱,让他幸福、开心,永远不受伤害。因为他是最爱的妈妈生命的延续。

????这是在小晨还在妈妈肚子里时,她和妈妈的约定。温柔睿智的妈妈,从一开始就有着以命换命的觉悟。

????五年,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她一直都没有上学,亲力亲为地照顾着小晨。

????妈妈一周年忌日的时候,爸爸终于回来了,带着满身的冷漠,不复记忆中温柔宠溺。爸爸回来是为了带她去美国和他一同生活的,栖川财团的总部也从东京转到了曼哈顿。

????但爸爸的意思是只要她,而小晨,留给老管家照顾。

????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虽然很想很想爸爸,但不可能丢下小晨,被亲人丢下的无助,她绝对不会让小晨体会一遍她曾经的痛苦。

????爸爸什么都没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下午,后来和她深谈了一夜,第二天就飞回美国。

????一个星期后,她开始在家接受爸爸安排的精英教学。

????一年前,她开始接管日本分公司。

????直到现在,五岁的小晨开始上幼稚园,冰帝是个师资力量强大的贵族学校,采取从幼稚园、小学、国中、高中到大学的升学制度,里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贵族子弟,很适合小晨。

????面对空下来很多空闲时间,她决定开始上学,上个月参加了英德的入学考试,之所以选英德而不是和小晨同样的冰帝,是因为英德对学生的管理很宽松自由,不用参加社团活动,可以让她每天早退去接小晨放学。

????……

????……

????第二章(抓虫)

????到了冰帝幼稚园,华丽的校门口早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华轿车。停好车,浅月悠闲地向里走去,和英德充满欧式风味不同,冰帝更豪华,一点都不像幼稚园。宽敞的走道两旁栽满了樱花树,到处飞舞着粉红的花瓣,如云似霞。

狗万注册流程????好漂亮啊,虽然她也很喜欢英德高大的法国梧桐,但更爱樱花,之前因回忆而低沉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该说不愧是冰帝吗,连幼稚园都这么华丽,幸好没有满园的玫瑰。虽然离前世看网王都十几年了,剧情早忘得一干二净,但还是记得迹部大爷的华丽,大概现在记得的人也只有双部之战的两个主角了,华丽的迹部景吾和清冷如雪莲花般的手冢国光。嘛,还要加上一个,雅子阿姨的儿子,大她半年多的表哥真田玄一郎。

????“姐姐,姐姐,我在这。”沉浸在思绪中的浅月不知不觉到了教室门口,刚赶上放学,循声望去,就看到自家老弟像跳豆似的一蹦一跳向她跑来。一身的清冷疏离感悉数褪去,天空色蓝眸里尽是醉人的温柔。

????“小晨,慢一点……”还没说完,腿上粘上一个小肉球,好笑地将小家伙抱起来,好重啊,“小猪宝,该减肥了,再长下去姐姐都抱不动你了。”

????小家伙将头放在浅月脖子上蹭蹭,睁着水汪汪的黑葡萄般的眼睛,撒着娇:“小晨才不是小猪,一点都不重,姐姐坏。”

????“好伤心啊,才一天不见,就敢说姐姐坏话了,本来还想回家做你爱吃的红烧排骨的,看来不用麻烦喽。”

????“呀,没有没有,姐姐最好了,小晨最最爱姐姐了。”小家伙立刻为了自己的口福叛变,肉肉的小手搂紧浅月的脖子,外加一个湿漉漉的吻印上她的脸。

????开玩笑,姐姐做的中国菜最好吃了,想想都要流口水,可惜姐姐并不经常下厨,可不能让姐姐不高兴了,他的红烧排骨啊。

????“姐姐,姐姐,小晨还要吃菠萝咕噜肉、玉米炒虾仁,还有酱烧鸡腿。“

????“真是个小馋猫,我看你是最爱吃吧。”

????“姐姐!”

????“好啦,不逗你了,回家就给你做,行了吧。”

????“恩,”再蹭蹭,“姐姐是全世界最好最漂亮的姐姐。”

????“小马屁精,这么小就会哄人。”可是每一次她的心里却像喝了蜜般甜蜜,一向冰冷的心也只有面对小晨时才会温柔如水。

????晓晨歪歪可爱的小脑袋,小手碰碰大大的黑框眼睛,黑亮的眼睛眨巴几下,天真地问:“姐姐为什么要带这副眼镜呢?比超人戴的眼镜还难看,姐姐也要当超人吗?”

????这小鬼,最近迷上了超人,整天嚷嚷着长大后要当超人变身。

????“呐,姐姐戴上眼镜后,别的小朋友就不会缠着姐姐陪她们玩了,这样小晨喜不喜欢?”以前带小晨去游乐园玩时,有几个小孩子粘着她,小晨发了一大通脾气,小小的孩子,醋劲真强。

????“喜欢,那以后姐姐都要戴着眼镜出去,姐姐是小晨一个人的。”白皙的小脸蛋笑开了花,决定以后有外人在时都要姐姐戴上眼镜,他才不要姐姐对别人好。

????“是,是,是,我们回家吧。”嘛,小晨还小,等他长大了自然会知道没有谁是属于谁的,自己只能是自己的。

????于是冰帝幼稚园开学第一天,很多来接孩子回家的家长或管家,都看见了无比温馨的一幕,一个气质优雅的清秀少女抱着一个粉嘟嘟可爱的漂亮小男孩,边走边说笑着,两人身边围绕着淡淡的温馨,让人看了都感觉到那么幸福。

????———————————————我是到家的分割线—————————————

????做好最后一道,浅月将菜端出去,小晨已经乖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了,眨巴着大眼睛等着,一看她出来就欢呼起来。

????“洗手了没?”解下围裙,浅月在对面坐下,好笑地看着他急不可耐地夹起咕噜肉吃了起来,“慢一点,小心烫。”貌似她有半个多月没亲手做菜了,公司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以后就多做几次吧。

????“洗了,好好吃。”小馋猫的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浅月摇摇头,开始吃饭,不时夹些菜给小晨,一顿晚饭在温馨中进行。

????吃完了饭,照例带着小晨出去散步,小晨的身体出生时就不太好,体质较弱,每天她都带着他在周围一带散步,四周都是些高级别墅,路灯将周围的景致照得如白天般,不同的花香从各个庭院飘出来,很好闻。

????离栖川家不远处是花泽家的别墅,以前一直空着,路过时几乎没有人。在花泽家过去一点,有一座赏景亭,座落在荷塘上,一到夏天就开满了莲花,十分赏心悦目,是浅月夏天晚上最喜欢去的地方。但两年前,花泽家的少爷住进了一直空着的别墅,而且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经过荷塘回家,渐渐的浅月就不再过去那边了,她不想招惹麻烦。

????可是啊,两年都相安无事的不是,但那从对面走来的一身白衣飘飘的颀长身影是谁啊,她明明走的就是和花泽家相反的方向啊。

????路灯的光晕照在他身上,有一种朦胧的美,影子斜斜地拉长,花泽类正渐渐走进,映入眼帘的人有着一头柔软的浅金色碎发,精致到完美的五官,略有些柔美的脸散发着寂寞的哀伤,漂亮的紫眸带着一点点迷茫和孤独,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忧郁王子。

????这是浅月第一次见到花泽类,以前都是远远的一瞥就躲开了,但毋庸置疑,她肯定走近的男孩百分百是花泽类。待他走近后,浅月低下头,牵着晓晨正想离开,小晨却突然放开了她的手,跑到花泽类面前。

????“好漂亮的哥哥啊,姐姐,他好像姐姐讲的童话里的王子哦。”

????浅月好想抚额哀叹,小晨,男孩子是不会高兴被人称赞为漂亮的,早知道前天晚上就不给你仔细描述王子的形象了。当时她的脑海浮现的王子形象貌似挺像花泽类的,拜托,眼睛不要那么尖好不好。

????她都不敢面对花泽类一脸的迷茫神情了,飞快地将小晨拉到身边,眼神示意给她乖点,然后脸上挂上完美得体的淑女式微笑,开口道歉:“抱歉,小晨年纪小不懂事,请您不要介意小孩子的童言童语。”

????处于困顿状态的类迷茫地扫了他们一眼,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和一个清丽的少女,王子吗,如果静是公主,那么他愿意成为王子,静一个人的王子。

????没有停留,类穿过他们向家走去,好困,他要回家睡觉。

????呼,还好花泽类没注意到他们,那么以后在学校也不怕碰到f4了。揉揉小晨的头发,继续进行散步大业,不过到底为什么花泽类会从这边走啊,搞不明白。

????———————————————花泽类的视角———————————————

????今天是玲的两个双胞胎妹妹的生日,和阿司、总二郎一起应邀到玲家庆祝。芽梦、绘梦简直是一对披着天使外衣的小恶魔,折腾死他们了。今夜天气很舒服,突然不想叫司机来接他,想一个人散步回家,反正这离家不行半小时就到了。

????一路的灯光很亮,这一带是富人区,环境保持得很好,说起来这还是他两年来第一次散步回家。或许是因为静就快要回来的缘故,他的心情一直很好。

????快到家了,眼皮也快支撑不住了,好想睡,但不远处一对姐弟吸引了他的目光,活泼可爱的小男孩牵着女孩的手一蹦一跳的好不快活,偶尔像女孩撒撒娇,看不清女孩的脸,她一直低着头温柔地和小男孩说着话,两人身边围绕着名为幸福的光芒。

????心里有些小小的羡慕,从来没有亲人那么对小时候的他,爸爸妈妈一年见不到两次面,或许如此他才会注意到他们吧。

????女孩偶然间抬头看到了他,嘴角还有尚来不及收起的温柔。很漂亮的女生,纤细高挑,有这一张清丽的脸庞,和平常看惯了的千金小姐不一样。

????女孩对着他发了几秒钟呆,便恢复过来,眼里没有在英德见惯了的羞涩和仰慕,一片清冷,就在彼此错身而过的时候,小男孩突然跑到他身边,眨着大眼睛像看珍稀物种一样盯着他看,然后发出一声令人哭笑不得的感叹,“好漂亮的哥哥啊,姐姐,他好像姐姐讲的童话里的王子哦。”

????小孩子的天真他并不反感,虽然那并不是什么称赞的话。

????倒是女孩一脸想晕倒的表情令他感兴趣,很少碰到有女孩在他们面前能表情自如的。她瞄了他一眼,然后飞快地将小男孩拉到另一边,再抬起头时露出得体完美的淑女笑,像画上的,很假。

????无聊,那样的假笑很讨厌。穿过他们,向前走去。这不过是个很快就会忘记的插曲,女孩的态度他不在意,之所以会注意,不过是羡慕那份小时候没能得到的亲情罢了。

????好困,还是回家睡觉重要。

????第三章

????没有谁是属于谁的,自己只能是自己的。——?by?栖川浅月

????时间缓缓流逝,不觉间已经到了周五,上午的课程真的好多啊,布置的作业也超多,见鬼了是哪个人说英德很自由的啊,高中开始就要主修一般的大学才开始的课程,尤其是经济学,聘请的教授很有名气,是从东大挖角过来的,像浅月这种从小开始精英教学的富家子弟,都不敢对这门课程轻忽,班上的学生几乎没有一个逃课的。

????“铃铃铃……”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下周三每人交一份上个月东京经济形势的调查评估报告,希望大家认真做好,这次成绩会算入期末考核总分,下课。”快到中年的秃顶教授面无表情地说完,率先离开教室,对学生的哀号声充耳不闻。

????“啊,怎么这样啊,人家周末还想去瑞士滑雪呢,这下全泡汤了……”

????“我本来计划去夏威夷渡假的,还约了朋友,也去不成了=_=〃?||”

????“开学前我就打听了,‘地中海’最喜欢在一周最后的课布置很难的作业刁难学生,幸好有准备╮(-_-)╭”

????“啊啊啊,不管了,吃饭去,说不定还能看见f4呢,好期待啊。”

????“就你这身打扮,我们高贵的f4才看去上眼呢,少做白日梦了!”

????“我今天可是穿了最新款的versace春装,好看吧_?||。”

????“……”

????“……”

????坐在最末靠窗的浅月慢腾腾地收拾好课本,对教室内的攀比选择性地过滤掉,上流社会的生活,奢靡而虚荣,可是谁又看到背后的苦涩?

????如果是前世,她一定会对那些炫耀的千金小姐们不屑一顾,腹诽她们爱慕虚荣,全部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社会的蛀虫。

????今生,当她自己也置身其中的时候,才知道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自以为是,真正的上流社会的子女,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相对也要负起更重的责任,家族的荣誉永远被摆在第一位。大多数的贵族子弟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接受家族里安排的精英教育,在享受奢华物质生活的同时,代价是天真的童年。

????而且父母大都繁忙得挤不出时间来关心自己的子女,平民间最平常普通的亲情,有可能是他们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奢求。孤独的童年,亲情的缺憾,造成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永远无法愈合。长大后,还要面对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婚姻的觉悟,爱情在上流社会只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不定还会成为家族丑闻。

????梦想什么的,早在童年时期被撕毁。

????教室外的追打声伴随着铃声响起而开始,班上的人大多面露不屑,他们是年级的精英,英德每一年级的一班都是贵族中的贵族,个个优雅高贵、身世不凡,虽比不上f4,但都是一些中上企业家或出身自明治维新时就显赫的古老世家,支撑着日本的大多政界商界黑道的命脉。

????他们不屑与去欺负一个平民,虽然牧野杉菜对他们心中高贵的f4口出不逊,说他们是寄生虫?没有对社会做过贡献?笑话,如果一个从就接受精英教育、被教师赞不绝口,从十几岁起就开始管理公司的日本第一财团的继承人,谁有资格如此辱骂他?

????她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不知世间险恶的温室中的花朵。

????f4之所以成为英德学生的信仰,不光是他们出色的家世和容貌,还有他们自身的实力。上流社会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如果真的除了家世一无是处,那么只会成为笑柄,绝不会成为高傲的少爷小姐们追捧的对象。

????而那些对牧野进行恶整的人们,不过是些家世一般中小型企业的二世祖或暴发户,没有家族的涵养。

????如果f4真的是无恶不作的大少爷的话,世界上早就没有牧野杉菜这号人了,像美作家虽然二十年前就转型成正当的建筑公司,但日本第一黑帮青原组出生的美作家,还是号令日本黑帮的龙头老大,要处理一个人,对他们而言,再简单不过。

????所以牧野杉菜才能在诸多欺负中,除了受些恶作剧,而完好无损,还能获得王子的青睐。

????坐在餐厅不起眼的角落,中午十分的阳光刚好透过窗户洒在原木制的桌上,点了一份意大利面,一份玉米浓汤,开始优雅的进餐,浅月坐在阳光的暗影里,一个人自得其乐。

????专心吃饭的浅月没有发现在她斜前方隔了一排来了五位容貌出众的四男一女,这里的餐厅昂贵得只有家世良好的人才吃得起,大家都安静地用餐,没有对f4和藤堂静的到来喧哗起哄追捧。

????吃了八分饱,浅月放下刀叉,示意服务生收拾干净,再点了一杯红茶,悠闲地开始享受午后休息时间。

????白底碎花的精致杯子里盛着法式红茶,白皙修长的手指,散落在身前的微卷紫发,美好得仿佛一幅画,前提是忽略女子半开半闭迷茫的蓝眸。

????昨晚看了一晚的企划案,和迹部财团的合作案被打了回来,听说是迹部财团的继承人这次合作,不满意利润的分配,哎呀,死小子,第一次合作居然就挑东捡西的,累得她昨晚一晚上修改提议条款。

????若不是今天一整天的课程都很重要,她早就跷课了,晚上还要和迹部景吾碰面商议,连接小晨的时间都没有。

????窗外不时传来嘈杂声,又是欺负杂草的戏码,他们玩不腻吗?大好的休息时间拿来整人,真是不明智啊不明智。

????—————————————我是昏昏欲睡的分隔线—————————————

????f4和藤堂静安静地用完午餐,桌上被换上各自喜爱的饮料,西门和藤堂静在闲聊,道明寺心不在焉地听着,花泽类还是一如既往地低着头沉默,不看任何人。只有美作一反常态的没有插入话题,视线不时地移往某个角落,看着紫色的小头颅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啄米,深邃的黑眸噙着一抹兴趣。

????直到藤堂静提起某个话题,道明寺和美作收回各自神游的眼神,对视一眼,有着对某个人的不满。

????一直低着头安静听他们讲话的花泽类抬头看了一脸正等着答案的藤堂静一眼,金色的刘海遮住了表情。

????“没有。”

????“怎么会呢?男生要交女朋友比较好哦,交了女朋友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啊。”藤堂静像大姐姐对弟弟似的劝导着,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漠视了花泽类一脸快哭出来的难过表情。

????“静太过分了吧,明明知道类不交女朋友是因为……”美作不忿,开口想替好友声讨,却被花泽类冷冷地看了一眼,话就这样堵在口中吐不出来,多年的相处,只有一个眼神,就知道类现在的心情坏到极点,还是不要踩地雷比较好,“当我没说。”

????藤堂静看着脸色冷下来的类,继续先前被打断的话题,“这样吧,让我介绍个odel给你,好不好?”

????“不必了。”花泽类掉过头,不想看静笑意盎然的脸。道明寺三人一直沉默地看着,渐渐快按捺不住。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藤堂静露出了笑脸,美丽得炫目,“就是忍不住想逗你,因为每次逗你啊,你都是这个表情。”

????正暗自难过的类转过头,对上静戏谑的眼,里面有让他沉醉的温柔。

????抚上类柔软的金发,藤堂静笑得温柔而甜蜜,像对待情人似的说出让花泽类心动的话:“不过,不可以跟其他的女孩子认真哦,因为,你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类啊。”

????————————————我是女主清醒的分割线————————————

????“你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类啊。”

????是谁?谁在说话?

????“小雅要记住哦,你是属于我的,成莲雅是属于沈若瀚一个人的。”男子温柔地低喃,种下一世的魔咒。

????“恩,我只属于你。”女子笑得一脸幸福,往男子温暖的怀里蹭蹭,像拥有了全世界。

????“你是属于我的,你是属于我的……”

????闭着的眼突然睁开,天空色的眼睛滑过冷冷的光,看向前方那群闪亮的生物,藤堂静与一位走近的学长交谈。

????“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吧?刚刚看你们很亲密的样子。”

????“你说类啊,不是啦,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感觉就像姐弟一样……”

????“……”

????“……”

????他们后面说的话,浅月一句也没听进去,目光无焦距地投在花泽类黯淡了表情的脸上,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伤心、愤怒,却说不出口,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脑海深处那张被刻意遗忘的脸渐渐清晰,连呼吸都感觉到疼痛。

????为什么呢?明明早该忘记的,不是吗?

????浅月再也呆不下去,起身,逃也似的飞快离开。

????第四章

????踉跄地跑到舞蹈室后面的樱花林里,浅月放下抱着的课本,靠坐在树下。这里是她开学第一天就发现的秘密基地,很偏僻,是英德唯一栽满樱花的地方,很少有人来此。

????地上落满了浅白浅红的花瓣,花期快过去了呢。樱花的花期很短,一般只有七到十天,盛开时满树的绽放,热烈灿烂,“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即使凋谢也是干干脆脆,不污不染。

????记忆里,妈妈总会在樱花节时带她和雅子阿姨一家赏樱,两家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妈妈,是和樱花一样的女子,在春风中拈花而站,一笑倾城。

????呐,妈妈,我是个懦弱的人呢,至今都无法忘怀前世的伤,一碰就痛。

????淡淡的香气围绕着,好像妈妈的怀抱呢。

????一个人的?好自私,强调着对方要只属于自己,心里是否在不屑着愚笨的痴情?明明他的心中不只有她,明明藤堂静最终会选择脱离家族回到法国;明明他一天前还温柔地和她说着绵绵情话,下一刻却可以和她唯一的挚友热烈拥抱亲吻,明明她一刻开始就选择了为梦想而留下他独自等待。

????为什么他和她却可以说着如此蛊惑人心的情话,不在乎,为何要给对方虚伪的假象?难道喜欢看谎言被拆穿后对方的狼狈表情吗?

????闭上眼,不愿再去想,沈若瀚,早已不在同一个世界,至于将来花泽类被抛弃,又关她什么事,呵,同病相怜啊,都是在爱情里处于被动等待的一方,谁先爱上谁,一开始就注定是输的一方。

????落樱轻轻飞舞,仿佛怕惊醒了女孩,连风,都听到了她的失落。

????“哼,该死的女人,我就知道你跑到这来偷懒了!”可惜就是有那么不识趣的人,惊扰了哀伤的梦,擅自添上一抹活力。

????睁开眼,映入天空色眸子里的是一个俊朗的少年,银发紫眸,黑衣飒爽,仿佛误闯凡间的阿修罗,冷酷魅惑。

????“你回来了。”浅月的心情立刻上扬了几个百分点,在她面前一脸大爷相的男子,是唯一知晓她所有事情的好友,仅次于小晨的存在。

????“哼,我只不过才离开日本两个月而已,没想到你的品味变差了,这一什么老土的打扮啊,别和人说我认识你,村姑。”某名酷哥嫌弃地看了一眼遮住半张丽颜的黑框眼镜,吐槽。

????“你可以装作不认识我,万分感谢。”不雅地翻个白眼,两个月没见,这家伙更讨人嫌了,她的手开始痒痒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死小孩。

????“哈哈,开玩笑,”他不想挨揍,以他们十年的相识,眼前看似柔弱的少女绝对是个隐形暴力狂,唉,小时候好好一天真烂漫的可爱女娃被真田家带坏了,就说女孩子学什么剑道嘛。

????“你怎么找到我的?”她记得自己并没告诉他她来英德上学的事。

????“啊,今天早上下的飞机,打你手机又不接,就去了你家,松本管家说的,所以就想来学校看看,结果教室没人,我猜你就在这。”靠着浅月坐下,修长的手揉上紫色脑袋,理顺被风吹乱的长发,取下碍眼的黑框眼睛,呼,顺眼多了。

????浅月任他摆弄,微眯起眼,“修,你很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呢。”

????“啊,很痛哎!”出言不逊被敲爆栗的某浅月惊呼,围绕在周身的淡淡忧伤终于散去。

????“你那什么不华丽的形容,有本少爷这样帅气的那个什么什么吗,况且这个樱花林还是本少爷告诉你的,笨蛋!”

????“是是是,伊藤财团的大少爷最华丽了。”啊啊啊,她不记得伊藤家和迹部家是姻亲啊,怎么这家伙也一口一个华丽的,貌似她晚上还要去见真正华丽的美少年啊,囧。

????“栖川浅月,你那是什么语气,啊?”伊藤修的剑眉一挑,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腹诽。

????“嘘——”浅月举起纤纤玉指挡在娇嫩的红唇上,示意他小声,“我的入学名字是中岛浅月啊,修,别给我漏气了。”

????“怕什么,难道堂堂栖川财团的大小姐还怕在英德被欺负吗?”伊藤和栖川都是日本排名前十的企业,虽然财团的重心都不在国内,但还是能在日本呼风唤雨的,根本就没必要躲躲藏藏的,显然浅月现在这个中岛食品企业二小姐的身份不合他意,他很早就想拐浅月来读英德组个f2了,要不哪轮到那四个臭小鬼在英德嚣张。

????“我这是低调,低调啊懂不懂,难道要我像你一样一来学校身边就围绕着一大堆闲杂人等吗,我警告你哦,以后少来高中部找我,我可不想被你牵连。”

????“啊,亲爱的小月月,你太伤我心了,枉费人家刚回国连家都没回就来找你了。”伊藤修作捧心状,唱作俱佳,就差拿个小手绢出来了。

????“你少丢人了,小心被你的爱慕者知道损了大少爷的身价,废话少说,礼物拿来。”浅月连白眼都懒得给他,太丢人了,明明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冷酷大少爷的高傲形象,怎么到她面前就变得又啰嗦又脱线啊,伊藤修,真实个神奇的生物啊,跟前世看猎人小伊拔钉子变脸一样,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

????“呜呜,小月月你好现实。”伊藤修眨着一双凤眼放电,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见到浅月的样子,真的让他很担心,从小到大,有什么事她都自己抗着,从来不说,十岁的年纪就开始一个人照顾刚出生的弟弟,从没见她露出过那样哀伤的表情。(如果某修知道某浅月的真实年龄的话,寒,风中凌乱,我家女儿原来那么老啊)

????“行了,大少爷,你是不是去法国学表演了,那么爱演戏,”啊,刚想的事情全部被搅了,也没那个闲情去伤春悲秋了,晚上还有准备和迹部大爷碰面呢,推开装腔作势的某人,浅月俐落地起身,准备回家。

????“走不走?”

????“啊,小月月你学坏了,居然逃课!”

????“呵,”展开一个灿烂至极的圣母笑,背后一片百合绽放,却让某人硬生生打了个寒颤,“啊,我忘了开学一周才来报道的伊藤学长要去报道呢,那,我先走了。”转身,走人,再不走,她的拳头会招呼上那张碍眼的俊脸的!她最讨厌被人叫‘小月月’了!某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捻虎须。

????不过,修,谢谢你提醒了我,我是栖川浅月,不再是被人丢弃的成莲雅。

????呜呜,小晨,你眼中的美丽温柔的姐姐其实是个恶魔。某被留在原地的人被笑冻僵了。

????第五章

????冰帝初等部

????社团活动时间,网球部加紧练习中,马上就要开始关东大赛了,虽然因为轻敌而致使冰帝网球部以第五名的名额晋升,但这无损冰帝的实力以及后援团的热情,因为这一届的冰帝是实力最强劲的,带领人又是他们独一无二的冰帝之王迹部景吾。

????网球部外面站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后援团们,却无一人喧哗,大家都安静地看着,默默地为自己支持的正选加油。

????网球场内,忍足脱力地瘫在地上,喘着粗气,蓝色的发丝被汗水湿透,狼狈地贴在俊美的脸上,呼,累死他了,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让迹部这么动怒啊,手都被破灭的圆舞曲轰炸得麻痹了。

????好像有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不管是谁,他都会好~好地招呼他(她)的。

????迹部看了一眼不华丽的躺在球场上的同伴,手点上泪痣,不满地开口,“啊恩,忍足,你的体力太差了,训练翻倍。”然后华丽丽地转身朝专属座位走去。

????忍足很想大叫,喂喂,大爷你拿我撒气还不够吗,再翻倍以后都得爬着回家了,还怎么去泡长腿啊啊啊,那个谁谁谁,如果让他查到是谁惹到迹部炸毛的话,他绝对会让他(她)好看的!

????在家里进行全身spa的某浅月很不华丽地打了个寒颤,总觉得有些毛毛的,仿佛背后被眼泛绿光的狼狠狠盯着。

????迹部脸色不善地接过女仆替过来的毛巾擦着汗,低气压模式全线开放,让整个网球场都处在冰天雪地里,所有正选非正选都十二分卖力地训练,连一向翘掉训练的芥川慈郎都清醒地在和向日对打。

????呜呜,虽然很想和迹部打一场,但可不要是现在啊,他不要和侑士一样被破灭的圆舞曲轰炸得像条死狗啊。(慈郎童鞋,乃很好很强大,果然现在流行黑羊欺负狼的戏码吗)

????“啪”休息够了的迹部大爷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回书页]??[下一章](快捷键→)